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唯何甚 > 内容详情

白云深处有人家——婺源石城

时间:2019-09-29来源:不知其仁网 -[收藏本文]

  白云深处,婺源石城。

  一旦遇见,再不相忘。

  人世间,那些最美妙的风景,总是藏在深深的大山中;那些最淳朴的乡情,也总是存在于人迹罕至处。

  坐落在赣、徽、浙三省交界处的婺源,被称为中国最美丽的乡村。

  其实,婺源并不是一个村庄,而是一个县。之所以被称为中国最美丽的乡村,是源于婺源县境内散落着的一个个自然与人文完美结合的村庄。这些村庄,如一把明珠撒落在古徽州大地上,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闪动着温润的光泽,其丰厚的人文历史,清丽的自然风光,互相交融,互相辉映,体现着人与自然相融的最高境界。

  婺源的名字是与春天连在一起的。

  婺源的春天,蜿蜒连绵的油菜花盛开在山野梯田间,与粉墙黛瓦的徽派建筑一起,构成了一幅绝美的中国水墨山水画。

  春天的婺源,又是属于一队队旅行团的。游人们穿梭在婺源各个知名的景点间,熙熙攘攘,热闹非凡,在油菜花开得最旺的江岭景区甚至要限客进入。

  红叶舞西风,秋日的景色往往更胜春朝。

  可是,没有多少人留意婺源的秋天。

<原发性癫痫病都有哪些患病因素p>  到了秋天,婺源就变得游人稀少了,清华、江湾等知名景点都已是寂寥冷落,江岭这些以春色著称的景点更是门可罗雀。

  很少有人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在婺源西北角的深深大山中,有一处美景正在慢慢撩开面纱,展露出她的绝世容颜。

  这个地方,叫做石城。

  整个婺源最美的秋天,就藏在这偏远深山中的石城。

  石城没有举着小旗的旅行团,没有嘈杂与躁动的人群,但却绝不冷清。石城是属于那些安安静静地扛着脚架,默默地背着长枪短炮,而目光总是停留在远方的摄影人的天堂。

  掐着一年中秋色最深、最浓的时段来到婺源。

  凌晨四点从婺源县城紫阳镇出发,汽车在山道上疾驶,五点半来到石城犹是一片漆黑。

  起初以为来得很早了,却不料越往里头开越多车,村头路边到处停满了各省号牌的越野车,左穿右插中,好不容易才找到位置停下了车。全国各地的摄影发烧友好象都在婺源秋色最浓的这个周末来到了石城。

  才下车,心头已无比震撼。

  抬头看天,漫天星光在深邃无边的夜空中,织成一张巨大的发亮丝网,罩在头顶上,闪着哈尔滨治癫痫病医院怎么样比宝石更璀璨的光辉。而地上,无数摄影人的头灯和电筒铺遍山野间,灯随人动、千灯闪烁、绚若星河。

  天上、地下这么立体的星光、灯光一起耀动着,如此壮阔的景色人生真是第一次得见。

  山壁上、崖石间,到处站满了人。大家都在准备拍摄晨曦初露时谷中炊烟四起的村庄。在村后山坡上一路寻去,所有可以让三脚架插足的地方,竟都已被早到者抢占了。

  这时,山谷中的村庄虽然还黑漆漆一片,可天边已经隐隐泛起一丝光影。心中大急,模模糊糊地看到不远处有一处峭绝山壁,于是挽起袖子,不顾一切攀了上去,才终于有了视野开阔并可以放置脚架的绝佳取景处。

  星光渐渐淡去,山谷中的村庄睡眼微启,在缱绻的晨风中慢慢醒来,露出了它淡泊素雅、丽质天成的轮廓。一丝薄雾在村前屋后如白绢般萦绕,炊烟在白墙黑顶的马头墙后袅袅升起,村旁参天的红枫如火燃烧。

  石城在晨曦中遗世独立,宛如一幅恬静绝美的淡淡水墨古画。

  天边红霞渐飞,谷中越来越亮堂。当清晨第一缕阳光打进山谷的那一刻,古老的村庄顿时美如仙境。

  阳光如瀑,打在粉墙黛瓦间,原本静美如水墨画的村庄立即变幻抽风怎么引起的抽风的原因成了流光溢彩、灵气四溢的水粉画,随着阳光角度的上升,顺着谷中云雾的流动,伴着屋顶炊烟的变化,画面变幻不定,奇妙无双,在光影流转中,山谷中的村庄每时每刻都是一帧帧截然不同的绝美画卷。

  日光倾谷,薄云出岫;炊烟袅袅,晨雾依依。

  沉醉在谷中村庄的光影明灭、云烟流溢中,不觉日头高升。恍惚中,惊见四周影友尽已散去,才收起三脚架,沿迤逦山道步入谷中古木环绕的村落。

  村中几棵枫香树钻天而立,守着光阴、迎来寒暑、立尽晨昏、望断归鸿。餐风饮露中,巨枫如红霞、如火炬,燃烧着最灿烂的秋色。

  枫叶飘零,落在高大的马头墙上。独特的徽派民居飞檐翘角、层层叠叠、直指苍穹。光阴在白色的墙壁上画出斑驳的线条,留下历尽沧桑后的沉静和凝重。褪尽了朱漆的木门在风雨侵蚀下早已辨不出颜色,每扇厚重的大门背后想必都有着一段段让人嗟叹、令人唏嘘的故事……

  枯树老藤、古道西风、炊烟昏鸦、黛瓦粉墙,一切都让人想起童年,忆起故乡,一切都带着淡淡的乡愁。晨雾炊烟中的古村落,在光影流转、云烟轻绕中美得如梦如幻,如诗如画。

  农夫在村头悠闲地耕作,村妇在溪边说笑着浣洗,老武汉在哪看癫痫病比较好人在屋前眯着双眼晒太阳,孩童在院里欢畅地嬉戏……人与自然是如此地和谐。我没有见过桃花源,却暗忖桃花源也不外如是。

  石城在这清冷的大山中,历经千年,甘守着平淡。然而正如一个历尽世事的智者,外表越平淡,内心却越绚烂。这隐逸在深山中的石城,就如一坛千年的窖藏老酒,一旦拍开朴实无华的封盖,立即浓香四溢,倾倒万千世人。

  站在古枫下,立于陋巷中,踏着青石上,忘尽了前尘,忘却了时间,人似已与山谷合为一体,变成了一棵树,一只鸟,或是一朵云,在微风轻拂的山谷中自由舒展。

  徜徉在石城明净的秋天里,呼吸着沁凉的空气,在与世无争的安宁祥和间,在田园牧歌的深山村落里,在天人合一的万物空灵中,对一岫云,捧一卷书,品一壶茶,清净无为地享受一段时光,享受远离喧嚣红尘的淡淡清欢……

  离开石城,离开婺源,离开我心中的桃花源。

  又一个早起的清晨,我站在家中阳台上,守着天心最后两、三颗星星隐落,望着东方熹微的霞光漫起,心中若有所失。

  隔着一山一山的冷月,隔着一村一村的烟火,隔着一树一树的清寂,我又想起婺源,想起了那白云深处的石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