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花姐姐 > 内容详情

夜色散文随笔

时间:2020-09-27来源:不知其仁网 -[收藏本文]

夜色散文随笔

  夜幕低垂。

  远处的山色渐趋暗淡,暗淡得连轮廓线也不十分明显了。在夜的笼罩下,那山模糊起来,远远望去,只成混沌一片。

  鸟儿忙着归巢,在轻风中,它们扇着双翅飞向各自栖息的树丫,看那神情,归心似箭!

  树静静地立着,时而在微风下轻晃几下枝条,不甘寂寞样子,也似近乎羞涩。

  夜幕更低,感觉上像是即将低于树梢了,蝙蝠开始了一天的劳作。它们往复地旋在头顶,并飞快地掠过,似乎是想吸引人的注意,又可能是在极力躲避人的目光,它哪里知道——本没有人留心它的存在。

  透过近处的桥拱,月亮的光辉洒落在水面上。偶有小舟驶过,月光便会摇破水面,从而闪开一条路道,然后再聚拢上来,悄悄地和水流争论着夜色与日光的差别。

  流水说月亮其实并不可爱,因为她只不过是剽窃了太阳的光辉。月光说月亮是在履行它本身职责,那就是把太阳的光芒延续至天亮。这时,你若有心,就静静地听吧,能听到它们的言语——激烈却又平和。

  繁星上了,巧手拨云,尽透锋芒,与月舞,与风伴。

  月宫里的那只玉兔,在星光的映射下已无处遁形,虽然它生性胆怯,此时却也敢舒展身体,让月亮用光把它的身影投射到人间,这样,你便会知道月亮上原来也生机勃勃。

  有星有月的夜晚,最是谈情说爱的时候。在树下,在花丛间,在小桥上,在水边……他们或挽手同行,或卿卿我我,月亮在笑,因为它又见证了人间最美好的东西,那便是爱情。

  此时的你,若是凭窗而立,那最好不要打开电灯,而且,你或许会觉得连街上的路灯也是多余的。虽然在灯火阑珊处人影绰绰,美不胜收,但你也会发现人类创造文明的同时又毁坏了人间本来的美好,甚至使有些东西再也无法看到,那么,你的感官便极大地背离了自然,你的内心也便少了一些质朴。

  我本不擅表达,没关系,你去看那夜色吧,你会比我有更精彩的发现!

  晚上小雨还在下,撑着雨伞走在只亮了一半路灯的路上,本来微弱的灯光在雨中越发的苍白……还记得以前喜欢一个人静静的走在上学的路上,那时候天还没有亮,只有随身听里的歌声伴我走那伤感而又美好的时光。现在的我跟很多人一样丢失了自我,怎么也找不回来。

  有时候一缕麦苗的清香,一个曾经耳熟的声音,一片只出现在梦里的风景都是那么让我感到无比的熟悉和亲近。使劲去追寻这种感觉,寻找曾经过往,可总也抓不住。转瞬即逝,哪怕是此时此刻的回味都成了不能深刻的记忆,留下的便是长长的忧伤惆怅还有那没了心的躯壳。

  我喜欢回忆,甚至可以说是沉浸。现在的我好比是迷失了原来的自己,是那么的陌生,那么的讨厌。于是回忆曾经成了我一时的一切。也许是害怕面对现在的我,害怕没有了以前那种熟悉的感觉,判若两人,实在陌生。就连什么时候丢失了自己,怎么丢的都不知道。现在的我也许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太多无奈的选择,太多被动的承受,太多缺点,太多虚伪,太多烦恼和焦躁……为什么开始不习惯了孤独和安静?

  听着雨伞上沙沙的雨声,在这无人经过的安静的水泥路上向前走着。没有太近的期望,就那么走着。我此刻多想再次拥有年少轻狂时那桀骜不驯的远大抱负和那破釜沉舟俯瞰九州谁与争锋的霸气……!

  但快走到尽头时,我还要继续走着,因为现在的我真的要顶住,让那灿烂的极点的阳光再次照耀着我,让现在的梦赶快醒来,让曾经的我跟我一起开始新的征程,让我也要杀出一条血路,哪怕马革裹尸,让人生之树绽放出极致的美丽。

  夜幕骤至,灯光徐起,似乎是一场浪漫而美丽的奔赴。躲在暖黄的光线下,盼望着立春后酝酿的春意盎然。一度一载,生命的起起复复,在镌刻的时光里来来往往。想念一段小河破冰的欢愉,想念一段莺歌燕舞的闹春,想念一段百花争艳的芬芳。岁岁年年,每朝今日都会怀念那段时光的剪影。

  沏一杯浓茶,清香四溢,在黝黑的夜晚沉淀出全身抽搐,眼睛上翻,请问是怎么回事?时光的颜色和味道。透过窗外的一袭寒风,吹开泛黄的扉页,岁月在雕刻的文字里一行一行地流露。那些古老的笔画勾勒出往昔的风情,一笔一笔向阒然的四野漫延,记录着一段尘缘凡事。

  倘若我能化作一棵树,脚下踩着踏实的泥土,宁静地恪守着阳光的温暖,触摸着过往的流云和微风,在岁月的庇护下一圈又一圈的年复一年。把时光给予我的点点滴滴都刻录在心里,让她枝繁叶茂,直插云霄,孕育出硕果,在大自然里悍然挺拔,风姿绰约。

  望着杯中的浓茶,隐隐瞥见,你的脸倒映在片片绿叶里,嫣然的微笑,楚楚可怜。为何时光要把你留在我的记忆里,而不是让我化作一颗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守候你,从日出到迟暮。

  往事清淡地落下了帷幕,记忆里只剩下青春的迷离,那段青春的暧昧也戛然而止。而这个季节也不是用来追忆似水流年,回味那段缠绵悱恻的伤感,让一段痛苦的思念在脑海百转千回,幽幽荡荡。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破碎的记忆游弋在脑海,幡然憬悟生命的物语。过去我们用温暖而悲伤的情愫抒发着流年过往,单薄的青春少年,在摇曳的日子里诠释着明媚的忧伤。静静地思索,在岁月的痕迹里,我们找寻着生命镂刻的风情。荒芜的旷野,干涸的河床,童山濯濯的丘陵,无处不留下生命的顽强。

  孤单,那是躲不过的宿命,永远有人孤单,但不会有人永远孤单。岁月的跌跌撞撞,记录着光阴流转。摊开手掌,回忆起那些褶皱的脉络,似曾轻吟浅唱,似曾黯然泪伤,似曾幽幽寡欢。仰望茫茫穹宇,撷取那亘古的呼唤,落下一滴眼泪,希望青春里的磕磕盼盼都随着这滴泪流逝,不会在眼眶打转,润红了脸庞。让这滴清盈的眼泪作别昔日悲欢,不留遗憾。

  端起那杯明澈的浓茶,静坐在黑夜里,品茗岁月的茶香。一股一股沿着喉管而下,忘掉悲伤,忘掉忧愁,忘掉所有的不悦和难过。不悲不喜,不骄不躁,望着月光溅落流淌的河中央,像一朵朵浪花荡漾。明月,黑夜,默默地相偎相守,如梦的思念,如诗的记忆,随着一缕茶香浸透在夜幕里,不愿对你说,也不想让你听见,只想瞑目细思沧海桑田,任心底的思绪在记忆深处流淌。

  淡淡的一杯浓茶,漫溢的茶香,让岁月在清水里浸润出绿色的芬芳。夜色苍茫,思念未央,在那沏香杯中绿叶枝繁,蓦然回首,流年过往,岁月静好。

  我喜欢乡村的夜,零零落落的灯光,若隐若现的星辰,犬吠,虫鸣,这热闹的夏夜,却带给人内心的宁静,而这深邃的夜空,常常使我陷入沉思。

  乡村里很多人都向往城市的生活,向往城市的车水马龙,而我却独爱这宁静的乡村,向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乡村之景,我独爱夜色,而再美的夜色,也需要夕阳的陪衬。

  黄昏时候,我总是喜欢独自一人,登上那座小山,凝视山下。年近花甲的老奶奶,但着水桶,牵着年幼的孙子,沿着田梗,去往自家的菜地。鬓发花白的老爷爷,带着钓竿,在自家的池塘边上,用力的甩出钓钩,静坐在一旁,等着鱼咬钩。时间一点一点的逝去,夕阳消逝在地平线上,只留下一抹红红的晚霞,天色渐暗,这一抹红色格外显眼。山下,老奶奶依旧担着水桶,只是年幼的孙子双手抱着蔬菜,在后面紧紧的跟着奶奶回家的步伐。老爷爷也收起了钓竿,往小桶里看了看,然后咧嘴笑了,想必也有不小的收获。我也起身,沿着原路回到家里,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此时,万家灯火亮起,一轮明月高高的挂在天空。炊烟刚歇,就闻见鲫鱼的香味,就听见老翁欢乐嘹亮的笑声。夏夜虫鸣,树影,人声,还有那年年岁岁一直屹立不动的梧桐树,汇聚成一场场或喜或悲的晚宴。

  晚饭结束后,老人们坐在梧桐树下乘凉,年轻的叔叔阿姨们在房间里看电视,上网,年幼的孩子围在老人们的身旁,做起了游戏。而我,独自等上自家的楼房,凭栏远眺,在无尽的夜色中,只依稀看到斑驳的树影。当双眼紧闭,脑海中浮现的,却是清泉冷月,周身空荡的哀凉。

  也许,只有在夜色中,才能褪尽表面的繁华,显露出内心的孤寂与凄凉。我爱这乡村的夜色!

  细雨中,我和朋友一起来到了龙潭大峡谷。傍晚时分,雨仿佛逛累了,急急地赶在黑夜来临前回广东治癫痫康复率高的医院家歇息。被滋润了一整天的龙潭峡,犹如一枚睡熟的琥珀,温润恬淡,散发着独有的气息。

  我和朋友想去触摸峡谷的夜,于是商量爬上农家宾馆的三楼楼顶吃晚饭,老板奇怪地看着我们:“乌黑一片有啥看的?拿一支蜡烛上去吧!你们这些城里人啊……”

  餐桌上烛光摇曳,远处影影绰绰的山连成一片,模糊不清。

  夜色渐浓,人声喧嚣的峡谷渐渐安静,只闻淙淙的水流声,犹如琴音不绝于耳。忽有山风吹来,矗立屋顶的那面红旗被吹成风中的溪流,扭头再看,蜡烛也被吹灭。没有了烛光,夜又恢复了它的本色,地上似有一层淡淡的霜雪。一抬头,不知何时,一轮圆月已悄无声息地浮在东面的山头,恬静淡然地看着我们。

  不知是街灯太亮,还是楼房太多太高,抑或是快节奏的生活让人忘记了闲情雅兴,生活在城市里,夜晚很少会想起抬头看天。记忆中的星空和月亮,还要追溯到儿时夏天和哥哥们睡在平房上的时光。

  此时此刻,我手举美酒,想邀明月共饮,她却顾不上,只是忙着夜宴她的大臣们——白云、星星、峡谷、溪潭和群山……山在月亮的注视下变得眉清目秀起来,凝目细看,山上那些树的枝丫轮廓清晰可见。我突发奇想,此时此刻,龙潭峡的鸟兽虫草、那历经亿万年风雨洗礼的红岩嶂谷,是否也如我一般,在月光下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世界?

  夜,静悄悄的,远处山野传来迷人的天籁,鸟鸣、风语、水歌,那是生命的呼吸吧!我悄然踱步,怕惊醒夜色,我对着月亮深呼吸,试着放松全身每一根神经。于是,深深浅浅的心事、生活的不易和煎熬,统统如烟一般飘散。“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的心慢慢纯净、明朗,空灵成一片没有牵绊的原野和夜空。

  这条小巷不是很长, 走过去不要五分钟的时光,但寂静最让人心慌,有些感觉变得意味深长!当你的马尾在夜色中摇晃,象一条鱼在水面上泛着鳞光,当闪烁的夜灯象一张银色的网, 总在捕捉你匆匆前行的目光。

  我不能加速脚步挡到你的前方, 让你看到我帅气的脸庞再作判断, 我怕你一受到惊吓就会莽撞地把 我的好感当作可恶的流氓,我可怕你讨厌的唾沫会啐满我的衣裳。 我只能按着你行走的节拍, 不紧不慢地想象, 当你的马尾在夜色的摇晃,心是不是象水波一样在荡漾。脸上的表情是不是在悄悄地变幻,但我无法看到那张可爱的脸庞, 无从揣测你情感的走向。

  当你的马尾在夜色的摇晃,那个移动的背影成了我目测的焦点,还有突起的臀部,修长的双腿, 都在我的想象之内可爱地摇晃。那条小巷不是很长, 但一有情绪的起伏就会变得紧张, 哪怕只有五分钟时光 也够我快乐的畅想,幸福的惆怅, 莫名的感伤, 当夜色在你的马尾上摇晃!

  西风吹走了大漠的烟尘,深夜里月朗星光亦灿烂,我仰望天空,却没有感受到几丝的光明。或许心中的田野,早已是无边的荒原,因为荒芜里是种不出灿烂之花的。

  夜的笼罩下,无边的盐湖里仍旧是一片繁华。虽灯火通明,却散发着深秋大漠里应有的寒意,竟如同冷血的杀手提着的屠刀,泛着耀眼的光芒。

  今夜此刻,我只想冷眼看世界。我看到奔波忙碌的人们诉说着千万种自己熙攘的理由。匆匆忙忙的行人,总是各安天命的行进在自己的人生轨迹上,没有人在意身边的人或事,更没有人去关心旁边的人是否安好。这就是我们的世间,这就是整个婆娑世界。人头涌动,熙熙攘攘,皆为利去,皆为利往。

  突然很想学着佛的样子,安坐在湖滨的一块巨石上,妄求顿悟,可是茫茫盐滩没有巨石更没有菩提树。这里冰冷的湖水里不会有莲花盛开,只有会在寒夜里散发着的冰冷。可是我却愿意幻想着这里要是一个有莲的世界,该是一种怎样的清明。

  泛起波浪的湖里水里,无论怎么也倒映不出这个复杂纷扰的世界。因为风浪里哪里会有平静的湖水?纵使湖水偶尔清澈,但我们的心却也难免浑浊。即便夜空洁净悠远、月朗星灿,但闪烁的光芒仍旧照亮不了这片大漠,更不会撒到某一处黑暗的角落,又怎能照亮人们心灵的深处呢?空灵的天地间,我们不是最纯洁的精灵,也不是最邪恶的巫师,因此我们只能将心分成两半,一半抛向滨州癫痫病哪治的比较好光明的星空,一半掷进黑暗的深潭。

  远处斑驳的灯光如同繁星一样,顽强的照耀着人间,力争给冷漠的人们一丝温暖。深秋大漠的夜晚,空气里不会有夏季让人激动的热情,却只有让人颤抖的焦灼,有一股股可以透过心房的寒冷。

  冰冷的湖水里,水鸟也在哀鸣。它们的叫声让我们知道自己都还活在在眼下的现实里。在这个月高风黑的夜晚,这些水鸟展开翅膀,总是大动干戈的搏击湖面的风浪,仗着夜色,也开始出来嘲笑这虚伪的世界了。不过纵 使那一瞬间的搏击,恐怕也足够看清它的伪善与空洞了吧。

  听说这冰冷的湖水里还有味美的鱼,于是我很想拿着鱼网去捉。但突然不明自己到底是追逐水中的鱼儿人,还是被鱼儿引诱的猎物。世间的一切本就模糊,没有黑白,没有对错。人能面对的,只有无穷无尽的未知,和未知里无穷无尽的恐惧,还有恐惧中无穷无尽的无奈和妥协。

  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或许我们无人能看清。佛说,世界就在你心中,可我的心中却找不到世界。有时甚至找不到一个身影,空洞洞的一片清明,一片荒芜。就如同今夜这月光中的荒漠,看不到尽头,却荒凉到了尽头。

  曾几何时,命运结节,悄悄心开,眉头舒展,回归时过,十二一组,两组为双,双期双温天地两相守,对人对影湖光两相映。

  夜色渐来,佳处选点,倚栏靠等,静静地望着守候,湖灯瞬间一闪耀,给湖岸镶嵌荧色十彩,映得湖面波光粼粼。

  不知不觉,温热渐退,凉风袭人。顿时空感,瞧瞧这黑夜,胃口真大,吞噬了多少人泪水与心酸,包囊了多少人幸福和欢快,默默无言,静静沉思,无奈得又被喧闹人群拉扯回来,回过神来,只见群人满盘点点自动,孩子的尖叫、走步声、大人的招呼、谈语时不时响起;还有卖糖葫芦的小孩孩,时不时的`点数着剩余串数,估计在计算着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很多人都结对相行,前后相随,错落有致;少男少女,长发披肩,穿着时髦夏装出行,或搂腰、或抱肩、或并排前行,时不时拿出手机自拍,来记录此时此刻的甜蜜美好;卖小耍玩具大姐,时不时得相孩子推荐,专赚孩子的钱;扫地声莎莎响起,大概是在清扫未扔进垃圾桶的垃圾吧,真有点鱼目混珠,人潮涌动,人色各异,百态竟显。

  不知不觉,刚才吹起的风,又去那里了,你赶快回来,把我带回那个世界,没有喧闹、没有繁杂,只有四季花开。

  看看时间,音乐喷泉将要上演,广场中间的人儿,都涌向湖边,远远望去,长长提岸,满满都是人儿,满是欢呼……

  夜里惊起,独独一人。兴许是天性作祟,不甘赖在床,打开窗望外。目视是视不见的,似墨水浸染的夜色,之间缓缓流转的,是风,不见皎月与疏星。所能细细窥见的,也许是有几丝人间的烛火的,寂寞微冷。如我所闻,心事是无论如何吹不醒的,不可明说的。但是尤其是这样的一个夜里,不说难免微微遗憾。

  王国维的《蝶恋花·独向沧浪亭外路》里: 一片流云无觅处,云里疏星,不共云流去。闭置小窗真自误,人间夜色还如许。那人间的夜色依然还是从前的夜色吗?是我心心念念的夜色吗?王国维仍然心心念念着他的夜色,而我,恐怕早已忘了这尘世的夜色,究竟是怎样的。

  曾一个人到田野望夜色,忘不了惊鸿一瞥,所遇的,怕是此生再也不到的: 一弯月亮细细的沾上了云的一角,绽开的流光撒上了田野的腹背。空旷的田野唯有我一个人,我站在田野的中央,被夜风吹拂着衣角,被夜色打湿着我心灵的衣襟。我就像一个孩子,流下了眼泪。那样的人生,便如突然顿悟,见到月明与云开。

  就这样的站在夜色里寂静着,亦是欣喜的。忘却了一些尘世的浮躁与不安,那个时候,我真正体会到了,一丝心底的悸动。离开的时候不舍的望去,惊见一只小花开在一颗枯老的树上,这朵花是被夜色唤醒的吗?我不得知,我再也没有机会回去,那时的夜色与花开,也似乎沉沉的摆在心底的一个角落,敷上了一层灰灰的泥土,再也没有机会打开。

  与友人离别,也是一个夜里,下着冷雨,她没有多少朋友,唯有我一人送她远行。她背着一个行囊,没有带伞。

  我送她离开这一座小城,她默然不语,咬着嘴角,得癫痫病能治疗好吗只是沉寂着看着夜色。我替她打伞,她嚎啕大哭。我不知说什么劝慰她,只能不停说,会好的,会好的。

  那时她的年少并不幸福,不是幸福到明媚的女子,而是孤独的需要一次次用失眠来抵御外界的伤害与疼痛。我知早熟的她善良,却不是别人需要的善良,被残酷的伤害,于她更是一种难言的隐痛。

  她笑了笑,很难看,但是无比真实。

  离开的时候,我没有说太多的话,她也是。只是后来她望着夜色里的人群,她无比坚定:我一定要过得更好,过真正属于自己的生命。

  那一刻,整个夜色仿佛明亮了起来,她的眸散发着倔强的光芒,这位姑娘,也许有我看不到的光华。

  我不知道曾经的她,在无数次黑夜绝望痛苦的时候,是否想过有一天,在夜色里笃定着信誓旦旦。我才懂,原来在这一片漆黑的夜里,无数人觉得再黑暗不过的黑夜,是存在着一些什么的,那是为我们的心灵寄放着那么一个地方,你不见得天天能见到它,可是当你内心有些东西苏醒了,你才可以不期而遇,遇到它的弥足珍贵。

  不见了烛火,只有夜色为伴。那一个个无眠的夜的夜色,祈祷着一些美好的东西,对我倾诉着一些,是孤独,是美好,更是岁月。

  而我,站在岁月的这头,望着夜色,染上世间的悲欢离合与时间的无常,并将它们温和成一杯温开水。从此,只有宠辱不惊。

  一直很喜欢夜,喜欢那份最真实最彻底的黑暗,喜欢那份最原始最天然的寂静,我可以不必说话,也不必强作欢颜,把在白日里伪装的笑容统统放下,甚至不去想明天我的世界是如何的一副画卷。

  灯火阑珊,有梦一般迷离的城市街道,慢慢地踱着脚步,放松每一根紧张的神经,我的心是一片最没有羁绊的荒原。夜色阑珊,有诗一般美好的星空,明月清朗,一泻千里,照亮我心的各个角落,星光灿烂,眨着那神话般朦胧的眼睛,那是生命最轻微的呼唤。

  喜欢夜的寂寞,淡淡的有一份喜悦,也有一份感伤,顺手拈来的诗句,如风似雪,飘渺无边。喜欢读“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句子。仿若寻遍千山万水,走遍海角天涯,其实最至爱的一直就在身边不远处,很感动,也很心酸。

  常常在夜里读小说,忧伤而缠绵的故事,会因之而流泪,也许因为夜晚可以让我真正地脆弱一回,不必故作坚强,故作冷漠,淡然所有的悲欢离合,只想卸下所有的负担,让身心都惬意,也让思想任意飞驰不定。

  喜欢夜晚有清风吹过,窗前吹响那一串雅致而精巧的风铃,迎风而舞,很有韵味,叮叮当当,轻轻柔柔,有份淡淡的哀愁,萦绕于心,其实,我习惯了孤独,而夜晚,我才又有最真实的生命体验。

  夜晚的歌声很纯,有一种凄婉的美,很随意,也很洒脱,我会喜欢一首接一首地听着音乐,有高山流水,有阳春白雪,洗清心底的那份沉积已久的劳累,屋子里的灯光悠悠地亮着,窗前有几朵兰花芬芳依旧,我再没有寒冷的感觉,人生四季,日升日落,没有什么真正清闲的时光,奔波劳苦,也是平常。夜晚的心情很纯净,空气中弥漫着咖啡的清香,深深浅浅的心事如约而至,许多爱与被爱的人在心头掠过,许多伤心快乐的往事也早已过去,夜晚的自己很平静,也很坦然,我知道,我的人生很平凡,我只想活得简单,而没有牵绊。

  总想起在流浪的夜晚,那轮静静的下弦月,我很忧伤地听着歌,想念家的温暖,也很痴傻地写长长的日记,让泪水沾湿衣襟,然后沉沉睡去,一切重新来过。我的眼睛一直在寻找自己的 方向,常常迷失,却在夜晚的孤独中寻回自我的影子,只有黑夜可以让我鼓起勇气,让我拥有白天的亮丽,只有黑夜可以让我平心静气,开始我人生的一次次跋涉。

  黑夜在我的心中有一盏永远点燃的灯火,为我指明方向。黑夜的我在梦里,永远长发飘飞 ,不知疲倦地孤独前行。

【夜色散文随笔】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