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花姐姐 > 内容详情

都是萨德惹的祸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不知其仁网 -[收藏本文]

  开春以来,禽流感二次入主中原,鸡蛋行市持续走低,低到一斤一块六毛八。养鸡户卖鸡卖蛋都赔钱,一个个进退两难,有的人觉得回升的希望渺茫,一狠心,把肉鸡鲜蛋倒进沟里活埋了……

  胡得锁是村里的养鸡专业户,他跟风起步较晚,还没有尝到养殖的甜头。去年贷款投资的十万,到现在血本无归,劳力伤心不说,还落老婆埋怨,年纪轻轻的他真想找个歪脖树挂了。

  说归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再过三年,二零二零,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真死了,这花花世界带给新生代农民的好日子,那才叫有福无命消受呢。

  城里的湍韵乐天玛特超市,长期订购他的鸡蛋,不知为什么,一个星期不来拉货了。天不明,胡得锁从家里开出一辆电动三轮车,拉一车厢鸡蛋准备进城找销路。

  这是一款现代集团生产的电三轮,性能结实耐用,几十里进城路风驰电掣。这时候交警还没上班,胡得锁趁机驾车进了市区。

  新风菜市场早市,人流熙熙攘攘摩肩接踵,乡下赶来的小菜摊一车挨着一车摆放停当,等候买主青睐挑选。胡得锁不常来,觉得人生地不熟的,好容易找到一个偏僻位置停下,取下头顶发黄发霉的烂草帽,掏出烟和临近的几个菜贩子寒暄起来。

  “老哥这车蒜薹好啊,掐一指甲流股水,一看就嫩湿湿的好价钱。”

  “唉唉,去年春上还行吧,都说‘蒜你狠’,可是今年不知咋的就不值钱了。”卖蒜薹的接过烟只是摇头。

  卖白菜的像是得了传染病,看着他这车鸡蛋,头摇的也像拨浪鼓,“我种的白菜半天没发市,你老弟养鸡更够呛,一斤鸡蛋不值城里人一瓶矿泉水。现在一天一个价,外地鸡蛋潮水一样涌来……”

  又有人说,往后地怕是种不成了,国家要,咱就交,流转到大户手里,他们套取国家补助,这不是一夜又回到地主时代啦……

  刚才开车进城的一股劲儿,现在完全瘪下来。这么鲜的鸡蛋,照理说人见人爱,哪里知道城里人多,供货商更多。

  正感叹,忽听近处有人惊呼:“哎呀妈,老街霸收税来了!”

上海知名癫痫医院

  凶巴巴的协管嫪吉八,脑袋周遭剃得精光,头顶一溜黑发支棱老高;壮实的身躯上穿着藏青色特号城管制服,扣子敞开,裸露出粗黑的胸毛和刺青;他手里拿着一个黑包,鼓囊囊的,一步三摇穿过市集马路,一摊挨着一摊伸手要钱。身后,紧紧跟着两个年轻少壮的街头城管,一个拿着卫生费发票开票,一个掂着几杆没收来的手秤。

  嫪吉八可是城南地头蛇一枚,弟兄八个,排行老八,七郎八虎打遍城南无敌手。新风市场这一亩三分地,龙蛇混杂不好管理,城管办索性交于地方自治,管他黑猫白猫,按月交钱就好。嫪吉八在这里呼风唤雨不可一世,被人送谐音称谓“老街霸”。

  卖白菜的和卖蒜薹的都是老江湖,不等人家伸手,赶紧识趣地递上一张大团结。胡得锁也去摸口袋,艾玛,今天出来没带零钱!

  “八哥,我刚来,没发市……”

  嫪吉八牛蛋眼楞一楞,精光四射寒气逼人,咬着牙说:“咋了?没发市咋了?都说没发市,老子喝西北风?”

  “八哥,您缓缓,要不,拎一提鸡蛋去……”

  “谁是你八哥?八哥也是你这土包子叫的!”一个跟班发了火,顺手掂走了鸡蛋车上的电子秤:“你这鸡蛋谁稀罕!行贿受贿,让我们执法犯法是不是?”

  电子秤三百块买的,胡得锁上去夺,城管不丢手,忽然哗啦一声掉下来,落在鸡蛋车上,溅了几个人一身黄汤!

  嫪吉八火了,冲上来给胡得锁一个窝心锤,打得他步履踉跄,差一点背过气去。

  卖蒜薹的怕事情闹大不好收场,赶紧掏出十块钱递上去,解和说:“管公差也不容易是吧,我替他交了,他真的没发市。您们大人大量,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嫪吉八接过钱塞进皮包,就坡下驴走了,边走边回头:“看你面子,今天饶过这个愣头青,不过没有下次了,回头,见你一次打一次……”

  胡得锁双眼冒火,卖菜的都劝:“鸡蛋碰石头,这些人咱惹不起。”

  “坏人没好报,没听说吗?嫪吉八最近死了老婆,他见人都不顺眼啊。”

  “算了,你把鸡蛋整理一下,还是批发给超市吧。”

  胡得锁最后北京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还是决定把这车鸡蛋送到乐天超市,贱就贱,给多少钱都卖。

  湍韵乐天玛特超市门前,几百名民众拉起抗议横幅不让顾客进门,横幅上写着:“乐天支持萨德,马上滚出中国!”一个戴眼镜的文化人站在台阶上慷概激昂做演讲:“国境周边,虎狼环伺,美日韩围堵中国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乐天集团董事会当天决定,用庆尚北道星州一块148万平米的地皮置换南杨州的6.7万平米军事用地,用于部署萨德系统,名义上,是为了防御朝鲜导弹,实际上,萨德一旦部署完成,我国整个华北、华东、渤海、黄海、东海区域的弹道导弹发射,都将时时处于美国监控之下!在民族大义面前,一切小恩小惠蒙蔽不了爱国群众的眼睛。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湍洲人都不要购买乐天玛特超市的任何商品。中国人有权利选择自己喜欢的,也有权利拒绝自己讨厌的。湍洲人决不允许韩国企业一边在中国赚钱,一边干着伤害中国人民感情、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

  什么?乐天超市吃里扒外害中国?奶奶的,老子这车鸡蛋倒了也不给你供货!胡得锁听得热血沸腾,我堂堂大中华竟然被韩国棒子如此欺凌,是可忍孰不可忍!他真想冲进店去砸个七零八落,才能一泄胸中这口恶气。

  位卑不敢忘国忧,爱国情结与生俱来,他胡得锁称得上一个出名的手机键盘侠。前年保卫钓鱼岛,全民抵制日货,他回家二话不说,一榔头砸碎老婆心爱的松下全自动洗衣机;去年菲佣搞南海裁决,他硬忍着两年不吃香蕉和椰子;后来美国航母在家门口耀武扬威,他发帖呼吁:若开战愿捐十亩小麦……

  乐天玛特不甘示弱,店门外电子价格表上打出大削价讯息,一应商品的惊爆价非常诱人。

  一些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不理会爱国人士再三阻拦,纷纷要挤进里面购物。

  胡得锁见状,一股热血直往头上冲。

  “大爷大妈们,”他高声吆喝:“没有国,哪来的家?中华民族要挺起自己的脊梁骨!今天不进乐天超市买东西的,可以来我车上免费拎一提鸡蛋回家,走过路过,机会不要错过,数量有限,送完为止!”

  人们听说,纷纷涌过来哄抢鲜蛋,立马给拉横幅的爱国人士解除了阻拦的危机……

  胡得锁今天流年不利,一车鸡蛋白送山西治疗癫痫病价格人不说,还挨了混混一拳头,这些对他来说都不是大不了的事,真正让他心痛肝疼的,是萨德入韩的坏消息。

  驾空车回家,一路骂美狗,骂棒子,骂围堵中国崛起的跳梁小丑,骂不知国仇家恨的势利小人……

  迷迷瞪瞪回去,进门老婆杏花问他:“怪快,卖的钱哩?”

  胡得锁双眼开始迷离,他懒得说话,一头捂进被窝哭了……

  那天回去胡得锁一病不起,他不吃不喝,精神恍惚,一想起萨德热泪双流,没过几天就瘦得没个人形了。杏花慌了,又是请医生,又是抓药治,大夫们诊断不出什么病,一个个看着病人直摇头。没办法,借钱打了城里的120,几个大医院轮番跑个遍,做彩超,做CT,做胃镜,做心电图……到最后一份份诊断书上都是模棱两可。医院劝病人回家,没病治什么病啊?瞎烧钱!乡下来钱容易吗?

  出院回家,病情得不到有效控制,眼看胡得锁一天不胜一天,村里老年人说他是不是中了邪?杏花急病求三医,请来几方远近闻名的神汉巫婆,跳大神,还大愿,费了不少周折,胡得锁的情况仍没有一丝好转。

  杏花坐在丈夫的病榻上泪水涟涟,望着妻子年轻娟秀的脸,胡得锁也忍不住悲从心来。他有气无力地说:“花儿,花儿,我眼看不行了……最放不下的只有你啊……结婚以来,跟着我让你受尽了委屈……我死后,你尽管嫁人好了,找一个托付终身的好人家……你应该早作打算,提前告诉我,你想好了要嫁谁……”

  听见病中人胡言乱语,杏花又怜又气,她没好气地说:“嫁谁?嫁谁?嫁给老鸡巴!”

  嫪吉八?刚刚死了老婆的嫪吉八?嫁谁不好非得嫁给他!!

  老鸡巴是河南方言,意思是没有的人或事情。嫪吉八,老鸡巴,同音不同字,胡得锁这次真的误解了,他想:我还没死,你就和城南的鳏夫嫪吉八牵上了红线,好不让人气恼哇!

  胡得锁火气攻心,连翻白眼背过气去。

  杏花心碎了,眼见丈夫有出的气,没进的气,不由泪如滂沱。

  此时,门外走来一位客人。

  “姐,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不欢迎算了,躲在家里哭什么呀!”

武汉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效果好>  杏花抬头一看,原来五一大学里放假,娘家小弟专程看她来了。

  小弟就读于开封河南大学,前年又考取了心理学硕士研究生,毕业临近,正打算回湍洲应聘心理学专科医生。

  掐醒病榻上昏迷的姐夫,背地里向姐姐详细询问了姐夫得病的前因后果,小弟心里有了数,他打算死马当做活马医,用自己心理疏导的专业知识,在姐夫身上小试牛刀。

  第二天一大早,胡得锁在病床上听见门外一阵烟花爆竹连天介响,正在纳闷,忽见妻弟风风火火闯进来,口里不迭声地喊:“好啊,好啊,好!”

  胡得锁闭上困顿的双眼,弱弱说道:“国家遭围堵,家里要死人,好什么好!”

  “姐夫啊,今天是个好日子,咱中央军委发号施令了,二炮的东风导弹万炮齐鸣,对准萨德一阵猛揍,炸的韩国基地灰飞烟灭!”

  “啊!是吗?”胡得锁一个激灵昂起头来。

  “对头!美国航母前来支援,晚了!普京大帝研制成一艘超级航公,对准航母后面一阵猛攻,卡尔·文森号和里根号两艘航母,捂着红肿的屁股抱头鼠窜!此一战中俄朝三国大获全胜,中国人民扬眉吐气,你没听见外面惊天动地的礼花声吗?简直像当年日本投降。”

  “好啊,好啊,好好好!”胡得锁一个翻身,竟然坐了起来。他瞪大眼睛,看到妻弟胳膊上戴着黑袖章,大惑不解问道:“我还没死,你给谁戴孝呢?”

  小弟故作恍惚状:“嘿嘿,你看我,高兴事一来,竟忘了取掉黑袖章。刚才从城里回来,参加了同学家一个葬礼,他八叔叫什么来着?姓嫪,嫪毐的嫪,名字不中听。死了。”

  “你是说嫪吉八吗?城南那个街霸!”

  “对啊,就是他,打群架被人一刀毙命。”

  “哎呀,真是上天有眼,人恶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胡得锁不由自主地跳下床来,哈哈哈一阵大笑。

  “姐夫,你没病啊?”

  “我这都是心病啊,一口气堵在心口闹得慌!”

  杏花从厨房端过来一大碗煎鸡蛋,胡得锁这时才感到肚里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