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夷平面 > 内容详情

有你真好

时间:2020-10-20来源:不知其仁网 -[收藏本文]

       风在浅浅地低吟,有些要下雨的预兆,夜色朦朦胧胧地笼罩着窗外的一切。星星在顽皮地眨着眼睛,月亮犹如琵琶女,半掩着脸颊。窗内的我,静静地任由思绪的野马驰骋在情感浩渺的原野。被手心里一杯氤氲缭绕的香茶陶醉,在夜里指尖转瞬开出静静的小花,就把这朵小花献给你----林杨。
  --------薇梦儿

  七十年代出生的孩子,童年生活是单调的。我和姐姐的业余生活就是把五颜六色的头绳扎成一束,没事的时候拿出来孤芳自赏自娱自乐。这些各色的绳头当然是向左邻右舍正在打毛衣的姨娘婶子要的,每次都是我去要,姐姐就负责把它们整理成束。还有夹在书本里各种颜色的糖纸,在别人家玩的时候看到有花花绿绿的纸张就会捡起来,交给姐姐,姐姐就像熨烫一样把它们整理平了,然后小心翼翼地夹进书里。每每小伙伴来家里玩拿出来,洋洋自得地让大家欣赏一番。
  
  记得有一次我和姐姐急着去邻居家听小说《岳飞传》,没来得及收起那些宝贝就走了。结果回家时看到糖纸被翻得乱七八招,头绳也丢了最鲜艳的那几根。妈妈说,只有姐姐的同学叫孙丫的女孩来过。姐姐老实,是不会去找的。我那时才九岁,打小就有着不服输的性格,再加上也是真的心痛那些宝贝,就去了孙丫的家。结果,我刚到她家大门口,她的一个哥哥俩弟弟都出来了。三个人把我堵在了她家的大门外面,我刚一问是不是那些丢失的东西被他们的姐姐偷了,她家几个如狼似虎的半大小子就推搡着我,三下两下就把我弄个仰八叉。又疼又害怕的我,大声哭了起来,要不是孙丫的妈妈听到我的哭声跑出来,我就成了孙家三只恶虎利爪下的小羔羊。被打一顿,回到家,妈妈还骂我,姐姐也说我自不量力。“丢就丢了呗,去人家问啥,又没抓到人家拿,没有证据的。”当时受到欺负的我暗下决心:等我长大了,一定要有个比孙家的小子还高还壮的哥哥,这个愿望成了我童年时代最大的心愿。
  
  长大嫁人了,结婚当日,妈妈说很多规矩必须要有哥儿童癫痫长大会好吗?哥才可以完成的,可惜我没有。爱人的妹妹,我的小姑是我的同学。她每每回娘家,哥哥哥哥的叫,看着爱人对妹妹的疼爱。我想,原来我等了二十几年哥哥还没来。执着的我依旧不放弃做那个“哥哥梦。”
  路走了很远很远,带着这个美好的梦儿,我由那个青涩的小女孩也渐渐地变成了年近不惑的中年女子。梦里,有一个和颜悦色,肩膀宽阔,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大喊一声:“哥在这”的人······
  
  也许我的梦感动了上天,于是哥哥来了。在一个寒冷的冬日,沿着文字留下的痕迹,我找到了一个大哥哥--------林杨。
  初识林杨是在文字里,我俩很投缘,一般不会说话,看到文章互动也不说话。可谁有事就会直接找到对方,我每次写完自己满意的文字,都会给他留言:“让你看看,好像你看完我的心里才有底。”你呢,像个哥哥似得,仔细地看我文字里的错别字和语法上的错误。我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写字爱用倒装句,是你帮着我纠正了这个毛病。每每看到好的网站你都会我说:“去吧,那里适合你。”于是,很多有你的地方,都能看到我的影子。我体会到哥哥的关爱,在你那,我永远是个长不大的丫头,简单得有些傻气,执着得有些执拗。几天见不到我你会留言:丫头,你好吗?几个简单的字,带着暖意就来了,我知道了,这就是哥哥的味道。你可以对他信任,对他依赖,对他蛮横,对他诉苦,对他倾诉,而他呢?他就笑着看你顽皮,看你的任性。然后安慰你的伤感,鼓励你的迷茫,坚定你的信念。
  
  和你只谈文字,不谈情感;只说灵感不说风月。我不会三八地问你一些隐私,只是在你的文字里,努力地读懂你的飘泊和无奈,你的坚韧和顽强,你的压抑和渴望。有时候,无声胜有声,一起听首歌,写到开心了,发一段给你,不管你在不在,把我的快乐和你分享。网络是虚幻的也是现实的。你说:因为我们是现实的朋友。
  
  我也曾经把你的摸样刻画,高高的个子吗?不大但炯炯有神的眼睛,你的头像就是啊。我说你的模样像老大,带着个镜子,有我们北方男人的气魄。我也曾把你的声音模拟,低沉还是浑厚,中音还是高音。是否很磁性,是否很温深圳市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强柔,是略带着你流浪的疲惫和苍伤,还是带着春日里的那抹阳光?不论怎样一定很有我们北方人的味道,豪放,大气,因为我们都是东北人啊!知道你在忙你的事业,每天穿梭在工地的砖头水泥之间,文字狂的你只要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浏览你最喜爱的那几个网站:江山,墨韵,草根,杨柳青,等等,文字真的成了你的第二生命,成了你永远热恋的情人。
  
  有时写累了,倦了,我会直接说:出来,和我说话,不要写了。霸道,也不怕你拒绝:你要有哥哥样啊。只要你在线,就会说:你起头,聊点啥呢?喜欢文字的人,话题也多,但我们就是不提及情感,你说我是山里的清泉,没有一丝污染,不要染上污浊的气息。我说我就是个井底的小娃,哪里才能见到外面的世界啊。幽默是我俩的特征,风趣几句,疲劳全无。学学小沈阳的语调,我说啥你都回答:必须的。我俩用谐音把很多文字调侃的和玩笑一样。打出一大串:哈哈。我想此时此刻的你一定也是笑容满面的,开心和快乐传递着网络两端的你我。
  你是一个说话直率而又温婉的人,向来不会很冒然地问这问那,看到我的心情不好,你只会变相地安慰和鼓励,叫我千万不要放弃这个文字梦。你告诉我,我的梦回飞到天。突然间谁也不说话了,都静了下来。你写你的,我写我的,心里都知道对方在敲打键盘。每一次,看到我的文字被推荐和认可,你都会兴高采烈地告诉我,分享着我成功的每一滴喜悦。
  冰雪消融的初春,阳光和煦。你的文集《彼岸花开开彼岸》带着浓浓的墨香和阳光一起飞向了我。这是我第一次收到朋友赠与我最喜欢的礼物---书。心情激动的我拆开了快件,你的彼岸花翩然落到了我的手心。这里汇聚了你这几年所有的散文,是你文字路上一路走来的见证。彼岸花很美,美得凄婉,因为花和叶永远不的相见,可是彼岸花可以看到对岸的那朵花啊!只要你的手一直在写,只要文字在,彼岸花就是美丽的!花儿的美丽要绽放给懂得欣赏的人!
  还记得吗?上一次你受了伤,刚上班几天,因为天寒路滑,你摔倒了,伤到了头部。第一眼看到你的说说是儿子帮你写的。胆小的我害怕了,叫你去医院,你老说没事,我给你写下了那首《好想,好郑州癫痫专科医院想》。
  
  
  好想
  给你递上一杯热茶
  让氤氲缭绕你清瘦的脸颊
  可是
  我的手好短
  够不到那个有你的天涯
  我只能够
  默默的静静地把你牵挂
  
  好想
  给你打个电话
  问问伤痛的你现在好吗
  可我翻遍了那十个数字
  也组合不成你的电话号码
  没办法
  我只能够
  借助风的力量,放飞心中的鸽子
  停在你窗前的白色精灵你看到了吧
  我的祝福就藏在她如玉的羽翼下
  我告诉过她
  收信人不叫林场,而是林杨
  你可千万不要像我一样的糊涂啊
  鸽子点头,应允我的唠叨
  我才放心地让她翩然如花地南下
  
  好想
  给你写下千言万语
  如诗如歌如酒又如画
  可我
  仔细地凝望
  也不知道哪个才是你最爱的那朵雪花
  于是
  反复地推敲
  生怕哪句话遗落在冬风里,再被春雨洗刷
  
  好想
  拂去你疼痛的泪花
  你爽朗的笑就把冰山融化
  严冬归去,寒松筋骨变得更加挺拔
  还有脚下盛开着朵朵俏丽的小花
  你说过北方的汉子
  用执着书写金色的年华
  不管风多猛,雨多大
  你一刻也不舍得驻足停下
  这一次,你要好好地给忙碌的心休个假
  
  
  好想
  看到你伤感而独特的文字
  一缕墨韵的清幽掩盖住都市的繁华
  你看到了吗
  春雪,昨夜又忙着飘飘洒洒
  等着你来聆听她的心语如何洁白无瑕
  等着你来把她灵动清盈的舞姿刻画
  有爱的地方才是家
  你就把爱落户在温馨的笔下
  那情那意就结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便宜出了浪漫的奇葩
  
  好想,好想
  好想,好想
  这首小诗是我一气呵成的。不是文字,是真情的话语,是一个朋友的牵挂,是一个妹妹的思念。
  
  那天你感觉很不舒服,突然给我留下几个字:丫头,对不起,可能我不能陪你走完条路了,我的头很难受,要去医院了。网络这边的我急得眼泪都出来了,眼巴巴地等着你的消息。还好,你只是没休息好。我为你担心,因为你的话好可怕,那一刻我知道了啥叫牵挂。你安慰我说:傻丫头,我还没看到你成作家呢,还没看到可爱的小妹妹呢,怎么会舍得离开你呢?就是的啊,你说过,我们要写到老的,写精美的故事,写红尘里的你我他,写生活赋予我们的无限激情和灵感。
  
  我是个对文字很苛刻的人,可我写文章凭感情的宣泄,一般很少去刻意的改动,只是在个别的词句上加以修改,和情节上删减。我倔强地认为第一次写的东西都是最真诚的,就像人一样,不加粉饰和雕琢,有着清水出芙蓉的天然之美。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我努力地在心里搜寻华美的字句,想要把我们的情谊描绘的人人羡慕,可敲打出来后才发现,原来我的文字淡如水。
  人生是个很长的旅途,我们会遇到很多人,有些人越来越近,有些人渐行渐远。遇到你,圆了我那个打小就有的“哥哥梦”。你有哥哥的和呵护,你有朋友的帮助,你还有知己的懂得,还有亲人的关心。我是个敢说爱敢说恨的人,我认为爱是广泛的,她不仅仅指男女之间的情爱,更泛指人和人之间那种单纯的友爱。爱是没有界限的,就像我们的兄妹之爱是纯洁的,真诚的。
  
  我只想你早日停下你的漂泊,有个温馨的港湾。累了,可以依靠;病了,可以温暖;烦了,可以倾述。那时你的文字里将是幸福和快乐的音符,不再去敲打四处流浪的心声。夜,很美丽,因为有星星和月亮为伴;走在文字的路上很温暖,因为有你和我相伴。也许明天,你会把脚步定格在更远的城,也许你的文字灿烂了每个罅隙般的角落,也许有天你的歌声回荡在繁华的山谷。可我会永远记得你,文字里的哥哥。你也会和我一样吧?就如你所说:有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