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花姐姐 > 内容详情

梦里梦外故乡情

时间:2020-10-20来源:不知其仁网 -[收藏本文]

【导读】:我常常想起许多已经故去了的人的音容笑貌,总觉得他们还没有走远,他们正背着手,走在胡同的路上。他们在落日中的喃喃自语和他们在风中轻声的咳嗽声依然是那样清晰……

    “吹落了思乡的尘,却吹不落额头的纹。走完了天下的路,才想起的门。追上的人,却赶不上漂泊的魂,做完了想做的梦,仍有颗思乡的心……”
  无论我走多远,总有是一首歌让你魂牵梦绕的。无论你走到哪里,梦里梦外那命中的精灵时时都在呼唤着你,呼唤着你的乳名,呼唤着你的归来……
  在我的里,每次回吉林市柴草市的老家,我都能读懂一些,读懂一些怅然。匆匆流逝,已是物是人非,再也找寻不到那让人为之哭为之笑为之彻夜难眠的理由了。<北京军海医院专家——刘红br>   看到耸入云天的楼房和那熟悉而陌生的街道,有我儿时的驻足,有我的欢笑,有我的痴狂,有我青年的。可如今,再走在这一条条街道上时,我的心陡地茫然了。一条条熟悉的街道小巷,通向一家家儿时的伙伴,而我却没有勇气再走下去。我追问自己,儿时的伙伴都在为生计和而日夜奔波忙碌,你还忍心去打搅他们吗?他们已不再属于你,属于那份曾经的,他们是儿女的,是的丈夫……
  我茫然地徘徊,偶尔会在街道的拐角一位,忙象征性地打个招呼,强颜着欢笑。在老人那平和的中,我时时感受着一种旷古的,一种如波涛般汹涌不歇的凄凉。青年人都在忙于工作,留下来的是劳累的老人。孩子们也在一茬茬的长高,他们的脸上依稀掩映着他们父辈的影子,然而大多我还不认识。他们仿佛突然从地下冒出来,侵占了这片我曾经熟悉的土地。迎面碰见一大群玩耍的孩子,看到我,他们的脸上都浮现出惊奇的探询,那稚嫩的目光,不禁令我畏惧。在和他们对视的时候,我有种落败的怅然。仿佛一个陌生人闯入了他人的领地,我慌也似的逃走。就在这条熟悉而陌生的街道上,我儿时的欢乐和一同沉沦,缥缈成无数的炊烟……
  我的故乡,患有癫痫病四年左右,请问要怎么治疗癫痫?留守着我太多的眷恋呵。那里收藏着我儿时的,沉淀着我少年的痴狂。我一生中第一次刻骨铭心的,便缘于那时。我常常不由自主的回望,在白日的暗夜,暗夜的白日里,我用残破的嘴唇,豁破的牙齿,象一头老牛一样反刍着那个落魄少年懵懂时心中结出的青涩果子。在我今天来回望,如哽在喉,让我椎心不已,潸然泪下。那个对我说:“我有自己的,你不能满足我想要的。”没有失望,我料到这结局。我踌躇着身影悄悄地走远……我只是一个而自卑的,昔日追求完美的情愫哂笑着曾经傲然的,心也仿佛一下子没有了温度,而没有温度的心,跳动是一种无奈的嘲笑。我知道,在她给我答案的那一刻,我和她已经走到人生的交点,此后会渐行渐远,我们注定了生在同一个,却行走在两个里……
  而伴随着我的,故乡的长辈们也悄悄地一个个了,宛如我青涩的,消逝的那样匆匆。就仿佛一个转身,他们便化作冰冷的土丘。在家的那些日子,傍晚时分我绝不会外出,因为总觉得他们会从暗影里向我走来,拉住我的手,问我的学业或者工作。生与死是如此的近,而又如此的远。近的是隔着的只是薄薄的一层黄土,谁家有喜有忧,甚至杀一头猪,蒸一锅馒头,他们似乎什么原因会导致抽搐都知道。远的是那和时的殷勤而空怅的呼唤,仿佛隔了千世百世的轮回,总难到达……
  我常常想起许多已经故去了的人的音容笑貌,总觉得他们还没有走远,他们正背着手,走在胡同的路上。他们在落日中的喃喃自语和他们在风中轻声的咳嗽声依然是那样清晰……
  隔壁有一个老人,他见证了我的成长,我则见证了他的衰老。小的时候,无论我做没做调皮的事,他总是骂我,我既恨又怕他。他很黑,所以我们都叫他“黑袍”,言喻可怕。他很会下象棋,常常夏季无事的时候,他就和一两个老人对弈,我常常在一旁观看。因此可以说我的象棋水平大都从他那里学来的。他走后的一段,每次回家见到有人下棋,我就觉得他还在其中,恍惚会听到他的笑声,甚至“将军”的声音。然而当我站在楼顶去望那余辉中的,当凄清的落日一片嫣红,和着那苍茫的云海瞬息万千。当白日仓皇谢幕和夜的悄然闯入,当我的双眼再也望不见远方,当我也成为夜的一部分的时候,我知道,其实他已经走了很久,也走了很远了……
  在似乎幽灵的风拂过我残破的额头时,故乡的象梦一样瘀积在我的里,旧时的情愫如潮水般将我浸淫。多想在时光的缝隙中抓儿童继发性癫痫病应该怎么治疗住些东西,可心总是空空的,空的那样彻底。仿佛风中摇摆的蝉蜕,在声嘶力竭地呼唤着中曾经存活过的一部分暗藏生机的魂灵……
  我常以长者的口气和人说:“故乡,人生悲苦,都将会在时间的磨蚀中杳然远去,的辉煌和成就是属于我们的”。我装成一个洞悉一切的哲人,用干瘪的鬼话去安慰着别人,而对于自己深入骨髓的眷恋,却闭口不言,一任它腐朽霉烂,生出爬虫。寂静的时候,常常觉得有虫子在心中蠕动,甚至,可以听到它咀嚼的声音……我在聆听一种在深处能够指引我前行和生存的呼唤……
  
  “多少年我不止一次的问,游子的心为什么这样的沉。多少年我不止一次的寻。回家的路上是否绿草茵茵,人生是一粒种,落地就会生根。风吹的梦,总要归根。”
  
  个人简介:网名:sun123。山野。署名:孙跃刚系吉林市协会会员。散见于全国各地报刊杂志。
  地址:吉林省吉林市吉林石化公司有机合成厂苯乙烯车间
  邮编:132022

【:田少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