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花姐姐 > 内容详情

登大岭头

时间:2020-10-20来源:不知其仁网 -[收藏本文]

  大岭头,位于雪峰山右侧,距市区约13公里。那里古道幽深、岩洞密布,临崖处渊深百丈,乱云飞渡,地势十分险恶。解放前,这里是方圆百里的土匪老窝,解放后,随着匪患的根除,久而久之,大岭头就像从地球上消失一般,被人们逐渐遗忘。
  这两年来,随着野外健身的不断升温,这里又开始热了起来。先是这里的野生红菇因其品质好、营养丰富、食疗作用高在市场上异军突起,价格年年翻番,不断飙升。后是这里的独特地埋环境、自然风貌不知被哪位富商看中开发,规模越做越大,短短时间内,已成为市区居民和外来游客的首选旅游胜地。当然,这些都是我去大岭头后才知道的。记得我第一次得知大岭头的名字,还是在半年前。那时听同科新来的小揭说,市郊外开辟了个新景处,很不错的。只是山高路遥,道路崎岖,啥时想去告诉他一声,他做东。
  小揭刚从大学毕业不久,可初出茅庐就练达一身好本领。他为人机敏,心机缜密,处世圆滑,人缘极佳,一张永远笑着的脸,见到谁都哥、姐的。论理这阵子他该在局下属的基层好好磨炼一番,但他哪也没去,一录用就直接留在大院。消息灵通人士暗里透露说,这年青人前途不可限量,刚报到那天,也不知用啥招,就把老大灌得烂醉,惹得一道录用的小字辈们是又气又恨、羡慕不已。
  我这个人天性懒散,又常自以为清高,两耳不闻身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加之那阵子事多,一天到晚忙个不停,小揭的提议也没放在心上,何谓大岭头也就无从谈起了。北京治疗癫痫病最出名医院r>   今年秋日的那天,妻的单位组织集体郊游,不知哪位领导脑门一热,拍板登大岭头。回家后,妻左右游说,力邀我同往。妻的身体近两年来一直不太好,如此长距离的野外登山,我怕她吃不消,便答应与她同行。
  原本说好第二天早晨6:30在市区的老城隍庙口集合,可等到6:40才看到妻单位的同事们一个个陆陆续续过来。特别那些女同胞们怎看也不像登山,倒像约会似的,穿戴入时、打扮靓丽、光彩照人。我心里想,不就爬个山吗,何须如此折腾?
  妻大约看透我的心思,不无讽刺地讥我老八股。我呢,自知理亏,也不反击,再说好男不与女斗,淡然一笑,算是自嘲。
  不过话说回来,正是因为这些女同胞的到来,和这随之而来叽叽喳喳的不绝声音才使这落寞的城隍口一下了精彩、热闹了起来。看来,凡事得学会欣赏,难怪乎先哲们说心态决定意象。同样一枝花、一棵草,文人们的眼里可能就是一段诗、一首歌、一番感叹;而凡夫俗子眼里恐怕只是自然界的普通映像罢了,并未有什么不同。
  人员到齐后,集合点名,强调注意事项,分发干粮等,又去了些许时间。妻早晨出门时已带了许多水果、点心,加上刚刚分发的那些足足塞满了一包。她的那些女同胞们又毫不客气地不时塞来说不清的随身物件,害得我尚未启程就长披短挂、全副武装,完全成了西游白马。好在妻单位的老李我们早就认识,当日同行,不由分说地塞给他一些,这样我好歹也能喘口气。
  7:30我们大队人鬼手神针针刺法军海弟子砥砺传承马,浩浩荡荡从城隍庙口出发,沿西转了几条街巷后,繁华的都市终于慢慢地越落越远了。
  我虽然在这个城市呆得不长,但一直以为对这个城市还算了解,走出市区后,才知道自己孤陋寡闻了。
  先不说这纵横交错的小路不知从何而来、通往何处、何是尽头,就这眼前的景象就让我眼睛一亮,如桃花源般坠入另一个境地。
  举头远眺,只见一条溪流从远处山涧绵延而来,溪流下游处形成一处处宽阔的水湾,水湾旁勤劳的当地村妇们提着大盆小桶正忙着在岸边洗衣涤物。溪流上方的山坡上似嵌似地盖着幢幢石头小屋,这些小屋随地形而造,或大或小,或方或圆,或单层或带楼,设置独待、风格别致,远远望去,如溪上之画,人间仙境。
  溪流下方,顺势迭落着大大小小数十块池塘,大的上千平方,小的不及百十平方,池塘内养鱼种莲,微风拂过,鱼动花移,让人伫足不前,留连忘返。
  听老李说,这条溪现在水量小,溪面也不宽,若是春夏交际,上面源头来水多,支流旺,溪水咆哮翻腾,响声不绝,场面十分壮观。
  而我更喜欢现在这个样子。站在溪边,放眼望去,只见清澈透明的溪流如清纯般少女,静静地躺在这峡谷之中,水面上倒映着两岸青山绿树红瓦,让人如痴如梦,遐想连篇。
  可惜,沿着溪流上逆不远,小路便突然拐道横插入山。这进山的小路与外边又不相同,但见弯曲、崎岖、盘桓的山路,上面精心嵌镶着大大小小、形状各异、颜色不同的山石。或许是受天津治疗癫痫病医院排名长年的风雨锈蚀及人迹磨砺的缘故,这些山石似乎也阅尽人世间的艰难困苦,早已没了往日那张狂的棱角,变得沉默不语、顺溜光滑了。
  这时不知是谁在前边的亭前喊道:“大家快来看哪,太阳!”
  我赶忙走上前去,果然只见山对面那边,一轮红日正沿着山尖喷薄而出,那穿越林间的万道金线幻梦般地闪烁着七彩的光芒。人们一时被这突来的奇观惊倒,缓过神后,个个忙不迭掏出手机、相机拍个不停。
  而我却对这脚下的雨亭产生着更浓厚的兴趣。
  这座全彬木材质构建的避雨亭大约坐落在半山中。虽说是亭,除前面外,不知为啥另三面都围有半人高的矮墙,矮墙的后边左侧开有一小口,从小口处入内,可见人工从岩壁裂隙中凿出一道泉眼。可惜,眼下泉眼已枯,但泉眼下的蓄水池边吸水竹节和勺水瓢具样样俱全,干净、摆放有序。
  或许是建造年代久远的缘故,这支撑雨亭的四面栏柱油漆大都已经剥落,栏柱上的楹联也辨认不清,不过雨亭正面悬挂的牌匾上“避雨亭”三个隶书依旧可见。让人掉眼的是,不知那个“文人雅士”一时兴起,赫然在入亭的左右柱上狂书22个朱漆大字“富不读书纵有金银身不贵,贫而好学虽无功名志亦高。”读了,不知怎得,突然感觉胃口一阵不适,原先的兴趣一下便少了许多。
  离开雨亭后,我们一路人马又继续向前赶路,可没走多远,前面的人又停了下来,熙熙攘攘堵了一路。我不知就里,又怎么啦?
  赶到前边才知道,原来前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行路的山坡上长有四、五棵高大的野生栗子树。这些栗树每株高达十多米,树干粗大,树冠如巨伞般遮蔽着半空。这时正是栗子收获季节,从树枝上掉落的毛栗铺满山坡,这些旧毛栗果肉大多已被人剥离捡去,少数新近从树枝上掉落的新毛栗混杂于地面的旧毛栗壳堆里,有好事者从旧毛栗壳堆里拾得新果肉,一时间引起登山者的极大兴趣,不少人放下手中行囊,沿着栗树干四周寻了起来,眼神犀利者不一会儿功夫,居然拾有小半袋,惹得路上围观者,啧啧连声,羡慕不已。
  面对着路间、树下的嘈杂声,栗树上的松鼠们也不甘寂寞,它们瞪着一对对乌亮的眼珠,不解地看着地面上发生的这一切。还有两只怕是孪生小兄弟,调皮地晃着小脑壳,乘着人们的不备,时而从这个枝桠优雅跳到那个枝桠,时而又伸出两支前爪不停地擦着那可爱的小脸蛋,逗得路边的人群咯咯直笑。
  今天登山的另一道风景应是妻单位小孔的儿子了,这小家伙人小鬼大,眼上带着一付绑着线的圆孔老式眼镜(听说出生后就一只眼弱视,现一直在做矫正),尖尖的脑袋,活脱一学究老头。小家伙刚启程时,一路自个走得欢,但一入山,就不肯再走了。先是缠着他的老妈抱,后又要他的老爸背,最后想是心疼他的爸妈来,便缠着大伙背,一路上叔叔、阿姨叫个不停,嘴甜得像抹了蜜似,看他那个与年龄极不相称的小心思,让大伙忍俊不禁,无端里增添了不小情趣。10时20分,我们全队人马终于如期登上大岭头,全程历行2小时50分。